与敌同眠 作者:香小陌(上)
发布时间:2020-05-23 05:06

  穿越星辰大海,承受血雾硝烟,也看淡了翻云覆雨,他们二人,此生从未有过承诺或约定,却在骤然重逢的时刻,生死之际,重浴彼此心头不曾磨灭的白月光。

  主角有隐藏身份与强大金手指的狗血谍战爽文,微悬疑,伪破案情节,单元剧格式,CP假相杀真相爱,夫夫联手打BOSS的故事。

  非现实向都市传奇,情节人物和机构名称完全虚构,与真实历史现状无关,请勿考据。1V1,HE。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逸,章绍池 ┃ 配角:正派反派一群自恋暴躁的杰克苏 ┃ 其它:谍战,业界精英,都市传奇

  公元二零一九年秋。“弦乐魅影”号邮轮斩开风浪,像浮在海面的一座巨型冰川。舰顶平台染着金光,驶向地中海腹地。

  西装革履的管弦小乐队,在咖啡馆里奏响旋律,恰到好处掩饰了门外、屋角,隐隐约约的异动;上流社会的贵族遗老们,在舞厅中炫耀着带褶子的华服、落了灰尘的美钻,拼命找回已日薄西山的华光。

  底层廉价的客房,也住进旅行度假的一家数口,孩童清澈的大眼张望着窗外,充满了好奇。旅游团大妈们怀揣着通票,蜂拥而入船上的自助餐厅,端着满盘吃不完的龙虾大蟹挤坐在窗前。而邮轮保安永远穿着小一号不合体的制服,腆着肥肚子,咂着啤酒余味,身后偶尔瞥过一些形迹不明的视线

  底舱铺位上的船工,伸开黢黑大手,将骰子从桌上抛掷地下。骰子随着船板起伏滚入角落,笑骂声与机械的轰鸣声混在一处,中间夹杂些黑市劣质的不良气味。

  这就是几天前刚从巴塞罗那港起航,驶往埃及亚历山大的旅游船,走地中海沿岸航线。

  巨轮融入幽深暗蓝的海,舞厅弥漫的香薰充满磅礴的欲望。前路神秘莫测,唯独船尾“汩汩”的水波暴露了踪迹,吐着白沫,划出一串诡谲的纹路。

  “章老板,挑最大个儿的吸!呵呵,哈哈”

  伊利亚这个眼球灰绿、染了一头银发的石油大佬,把镶满宝石的榉木盒子推到章绍池面前,若有深意地打量,好像能从眼前人眉峰的弧度、下巴的青色或者视线的棱角,挖掘出海上此行的真实目的。

  雪茄屋,红酒杯映出桌上蓝纹乳酪的霉点。方盒里是一排尺长寸短的雪茄,任君挑选。

  那人伸出手,皮笑肉不笑,还摸了一把章总胸前,顺手替他系上衬衫敞开的一颗纽扣。

  一条船上吃喝享乐、嫖赌销赃的好基友,此时共处一室,燃起烟来,表示亲密和友好。

  只不过,银发俄国佬的眉骨外放,面颊轻微凹陷,以国人的面相学进行品评,这就是不祥之相,张口非女干即诈,内里居心叵测。

  章总一身黑色西装,面色微冷,做旧的皮鞋在灯下泛出铜光。沿着脚踝往上,修长的鞋型也衬托出一双长腿,腰部结实,这副身材保养很好。

  章绍池都懒得假笑做妖,面容严谨,但眼神和肩腿姿势都是很放松的,艹了一句,伸手去拿烟。

  那是许冉,他们嘉煌影业这两年的当红小生。老板出来陪客户游山玩水,冉公主自然要随侍左右寸步不离,还生怕风头被别的妖精抢了。在这圈儿里,这机灵男孩,是号称“铁打的许冉,流水的大金主”。前任倒了一波又一波,前年傍上那位家里有矿的商雪麟,也被查了,进去了。冉公主换床的频率,就像卸一副妆容再换身儿衣服一般轻松,据圈内八卦,是要重新爬回他们章总的金屋枕侧。

  如今生意很不好做,钱财难聚易散,都不知哪天就犯了禁触了霉头,输光十年老本。就在去年底,嘉煌十几家公司接连被查,半壁江山都土崩瓦解。佳人离散,江河日下,今夕是何夕啊

  当然,章总也早就不把自家最值钱的土鸡蛋都装在一个破篮子里,被查之后就偃旗息鼓,韬光养晦,迅速转移了战场。他常年流连海外,在外蒙、中欧及北非各地,都投资了金矿和石油生意。

  铁蓝色衬衫,浮夸的亮缎面料,映出章绍池瘦削刚硬的面容棱角。衣装之下,总感觉蒙了一层灰色的落寞。

  是的,他很寂寞。这种精神上的落寞空虚,带着岁月流逝的锈迹,与他此时是否美人在侧、高朋满座都没有关系。

  咱们章总抽雪茄从不装逼。他不用沐浴焚香,也不用雪茄钳修剪烟皮,直接从盒里挑了一根最顺眼的。

  “给我看看嘛,老板肯定挑了最粗最壮那一支!”许冉蹲在章总腿边,不遗余力地捧场和腻歪。

  “嗯啊”许冉瞟着那盒长短雪茄,一脸挺可笑的娇羞。

  大号雪茄混合的名贵烟叶更多,余味浓厚。但章总偏偏就没挑大的,眼光闪过时拿了一根精致细长的,轻放掌中把玩,指纹摩挲棕色烟叶上的纹路,像在抚摸情人的皮肤。与价钱和产地都无关,摸着那根雪茄烟,他就喜好那细长身段,那个款。除却巫山,再不见云。

  章老板坐得大刀金马,抽烟简单粗暴,把烟卷往裤脚上裹着蹭了几下,然后用灯油点烟,吸一口再缓缓吐出。醇香顶入上颚,他往后仰过去,任凭脑中美妙的人影终于覆盖了眼膜,四周云山雾罩

  “这一镖老子假若中了,今晚咱哥俩,换个口味玩玩儿?”那男的面露- yn -笑,飞镖往十几米开外的墙上出手了!

  许冉下意识就一抖,往章总大腿后面藏了藏,瞟过伊利亚铁塔一般的魁伟身躯,怀中蹿出的那缕棕黄胸毛,不由自主开始恐慌。今晚互换口味?脑补着博物馆里传说中的沙皇帝国妖僧留下的二十八寸宝器能直接把人弄死吧?!

  风声所及之处,这支飞镖竟然剖开之前那支镖的塑料尾羽,不偏不倚,再中靶心。

  这玩意儿是咖啡馆和雪茄室常玩儿的赌具,没多少技术含量,就是手稳,常练。飞镖长过手掌长度,坚硬锋利,飞出章总的指尖,瞬间刺破空气。

  “嘭”得一声。许冉与另一边的那金发男宠都相当惊异,眼瞅章总这支飞镖披荆斩棘从上方飞过,压了前两支镖身,也是直直刺入红心。只是,稍高了那么一毫米,金属箭头就摞在对方飞镖之上。这还是偏了,输了啊。

  “咔”,再“咔”得两声。前两支飞镖经不住那股后劲儿,顽强挣扎抖了几下,终于被压一头,悄无声息地坠下,掉地上了。

  “啊”许冉得意了,真心崇拜这老辣的家伙,巴巴地望了他老板一眼。

  心里是足足地松一口气:哎呦我去,总算不用过去伺候那绿猫眼儿带胸毛和狐臭的巨无霸。小爷走南闯北这么些年,卖艺也兼卖身,可没想要给谁卖命!只委身求荣,没赤胆忠心,金主们可别吓我。

  沙发另一头的金发男孩,名叫谢廖沙,嘴角分明撇出失望。心里可能在想,今晚摸不到那位看起来冷峻又阳刚的黑发男人的胸了衬衫裹的那罩杯尺寸,还挺打眼呢。

  章绍池不以为然:“老子现在手底下养了一大群猴了,我还给谁当兵?早就不干了。”

  “你不知道老子现在做什么傍身立业吗?”章绍池用持雪茄的手指碰了对方的手,“明人不说暗话,有门路一起发财。我国内的生意亏了钱,我需要钱,我就是来赚你的钱。”

  两位老基友亲呢得快要喝交杯酒了,伊利亚笑着叼过章总的雪茄抽了一口,咂摸着余味烟雾弥漫,很难再辨别眼神的复杂深度。

  这艘邮轮,明着挂了西班牙船舶公司牌照,实则受控于石油大亨的杂牌军。船上遍布暗线,龙蛇混杂,时常夹带一些国际禁运的非法物资,且数量不明。

  唐突冒失跑上这艘船的人,哪一位能是善茬?谁能是真的毫不知情,还蒙在鼓里,走这样一条航线,难道就为了访客会友、看海观山吗?可笑。

  许冉方才舒一口气,这时抖起了机灵,趁着章总吃奶酪吃掉几粒渣子,附身就舔。

  奶酪正好掉在章总的西裤上。许冉毫不迟疑往桌下一伸脖,就差点儿舔上去了,却被两根指头生生捏住了下巴。

  眼神像刀,甩给他一记带冰渣的表情你给老子一边儿去。

  许冉没舔着裆,只能尴尬地润一润自己嘴唇。紧接着那俄国佬又出幺蛾子,再次推过雪茄盒,“再挑一根,你的小家伙都饿坏了,急不可耐要吃了你呢,看把他能耐的!看他能不能夹断这么粗壮的烟卷!哈哈哈哈”

  夹断雪茄他奶奶的亏你个熊玩意儿想得出来,你个断子绝孙的。

  伊利亚这位传说中恶迹昭彰的家伙,所谓“夹断”,绝不是让许冉大公主拿起桌上的雪茄钳,以优雅的姿势把烟卷剪断。

  “你自己玩儿吧。”章绍池嫌恶地皱眉,“你的小情人用他后槽牙都咬不断这些东西。”

  “但是我们的小宝贝都身怀绝技,他们能弄断的”伊利亚凑上章总的耳朵,天生一脸狎昵,笑得相当无耻。这人一笑就在双眼眼尾布满皱纹,颇有男- xing -魅力。

  假若不做那些黑市断头的买卖,这人当初如果走一条正路,这相貌,身材,现在没准儿也是巴黎米兰时装周T台上哪一位知名男模呢。也是见钱眼开入错行了,踏入江湖,再难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