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4 尾声
发布时间:2020-05-23 05:06

  裴组长向他师父下保证“留下”, 就等于再签了十年卖身契,心里想的是他未婚夫。

  他再次先斩后奏了,这些关乎人生历程方向的大事, 还没有明明白白对章总说出口。其实, 说不说都不会改变任何决定。

  章总这些日子回去折腾他的公司业务, 出差穿梭于几大城市。鉴于将来养家糊口的责任更加繁重, 那几间破公司风雨飘摇也还是要奋力保住。

  一听说老板回归了, 公司楼下停车场的车都多了几倍。果然的,莺莺燕燕和牛鬼蛇神都出来打卡。

  茶水间里秘书们八卦, 说许冉大公主中午特意来过, 在午休时间送上章总最爱吃的某间店的烧腊外卖, 可殷勤了。

  老板一天连开三个会, 在会议室里就没出来。屋里时不时传来章总大声讲话的声音,几名业务主管进进出出、面色严肃。

  杜名军对于近况一无所知, 就是隔三差五过来瞧一眼, 看看老伙计怎么样了, 还有没有油水可以榨出还, 或者皮肉便宜可以占到!

  这人也不顾及秘书的委婉提醒,自认为拥有特权的,是跟你章绍池在一个大院儿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推开会议室门大大咧咧就进去了。

  杜名军满脸像菊花盛开似的现出皱纹,一笑:“好久不见啦!诶,你这脸色儿晒过,看着不太一样了?”

  章绍池西装革履,眉眼深邃,头发和下巴重新打理过的,很利落:“呵,不太一样?”

  杜名军的视线沿着章总泛青的鬓角和下巴,白衬衫敞开三粒纽扣露出的胸肌深沟,往下溜达……够味儿。

  这一口耐嚼的烟熏腊肉愈发可口,不知道这辈子被哪个走狗屎运的臭小子或者臭娘们儿把这块好肉叼走,哼——杜老总心里酸溜溜的。

  “你最近野到哪儿去啦?”杜名军小声问,“我好几个月没见着你,你去非洲了?”

  杜名军忍俊不禁,觉着不可思议:“老小子你去非洲?干嘛去,你跑到Savanna大草原上,跟狮子打pao?”